七八中文网 > 科幻小说 > 守望黎明号 > 第六十一章 纷乱夜的纷乱刺杀 中(大章求保底月票!)

第六十一章 纷乱夜的纷乱刺杀 中(大章求保底月票!)(1 / 2)

反盗版,伪更新,请到起点支持正版阅读!

如果您是正版用户,请无需着急,凌晨1:30之后刷新即可。(百度搜7书网7qiShu.Com)本书以后午夜之后更新,不影响自动订阅的用户,建议起床后阅读最新章节。

——————正文——————

此时此刻,陆远和暮星同样身处市集之中。

不过比不上嘉年华会那种高端大气上档次的集会,这不过是一次乡间的集会,几个村庄的人聚集在这里交换商品。

在房间里缠绵了两天的陆远和暮星,终于被忍无可忍的老板娘赶了出来,不过用的是“邀请他们参加市集”的名义。看着老板娘的黑眼圈儿,陆远若有所悟的得意笑着,被躲在后面的暮星狠狠的拧了一下。由于是乡村的小旅馆,隔音可想而知,所以他们实在是太打扰别人的休息了,尤其是老板娘的睡眠质量奇差,都患上了一种叫做“神经衰弱”的贵族病。

他们走在市集里,随意的闲逛着,这里没有他们需要的东西。有时看到暮星喜欢的玩意儿,陆远想要买下来。可看到他拿出金币,摊主多半直接把东西塞给他却拒绝收钱,因为实在找不起零钱。

不想再去占便宜的两个人只好只看不买,逛街只要尽兴就好。

“阿远,你看。”暮星拉扯他,让他注意屋檐下那团黑乎乎的、乱糟糟的东西。

“那是……脱壳之后的麦穗?三根搅合在一起的麦穗?什么意思?”陆远看了很久才分辨出来,那团挂在房屋屋檐上的东西。居然是一团不起眼的麦杆。

“嘘,继续看”,暮星示意他不要说话,两个人牵着手,站在路边上观察着。

这时候,一个挑着几个新的藤筐,里面乘装新麦和其他物事的农夫走了过来,他一边走一边打量着路边。当他看到那团黑乎乎的麦秆时似乎眼睛一亮,推开门直接走了进去。门并没有掩上,陆远和暮星能清晰的听到里面说话的声音。

“兄弟。换东西。”

“欢迎你。兄弟。让我看看你带来了什么?超过五个银币了么?”

“肯定没有,这些不值五个银币。”

“那你看看我这些同样不值五银币的东西吧。”

随后就是一些物品的交换和争执,但是整体上来说却很随和和顺利的进行着以物易物。不一会儿功夫,进去的农夫留下了新筐和新麦。拿走了一袋子东西挑在“扁担”上(挑具。姑且叫这个名字)。其他物事挑在另一边,继续逛着市集。

跟随其后的陆远和暮星,看见他不断的换进换出。很快就将他要的东西备齐。可这时也不见他离开,那农夫将担子随意的放在一家带有稻草标记的房屋门口,自己却扛着扁担混在市集里,很热心的帮别人出主意,促进交换等等。整整一个小时,都看见他很是开心的忙碌着。

隐约有所猜测的陆远这才注意到,那农夫扁担上同样绑着三根麦秆,同样的,和他交换的每个人都有三根麦秆作为标志。

凡是带着“三根麦秆”之间的交易,都很公平和快速,他们只要“不超过五个银币”,交易总是不怎么计较的顺利进行。甚至有些人将自己的东西交换给急需的人,然后再拿着自己不大需要的东西逛着市集,继续交换需要的商品。当“三根麦秆”之间也无法达成协议时,他们要么放弃,要么寻找德高望重的人来仲裁——一切都在向着一个行会的雏形在前进。

“他们……这我真的没想到。”陆远激动的说道。“可是怎么发展的这么快?不是才几个月么?”

“这里是世界变更时,时间跨度最大的几个区域,已经发展了有一年时间了。他们组织的名字叫“五银币”,现在已经遍布博德之门区域,我旅行的时候经常能够遇到。”

“你好,欢迎你来到这里,‘绿野晨星’大人。还有这位法师大人,同样欢迎您。”

就在这时,认出了暮星的一位老人走了过来打招呼道,他就是经常被拉着做仲裁的几个德高望重者之一。今天一个上午都能看到老人衣衫干净、精神矍铄的站在市集中心的位置,也不做生意,就是专门为了排解纠纷来的。

“‘绿野晨星’大人,感觉怎么样?”老人自豪的说着。

陆远观察到他的胸口绣着一枚银币的标志,显然,这是个让农夫很敬重的标识,代表着在“五银币”组织中的地位。他的自豪源于他对组织的热爱,就好像是再说,“看,我们农民也有值得依靠的组织了!”

“很愚蠢!”陆远虽然看好这个组织进化成行会,可还是毫不留情的批判道。老人猛然涨得通红,红脸赤眼的就想要怒斥他,被暮星劝住了。老先生不知道,可暮星知道是谁创造了“五银币”,她期待着陆远能提出更加睿智的建议,帮助农夫们过上更好的日子,毕竟从过去来看,“五银币”的诞生的确有效的改善了农夫们的生活。

“你是不是觉得搞一个市集很方便?很有效果?我告诉你,愚蠢透顶!农民既然毫无力量和地位,就该像老鼠那样偷偷的活着,活在贵族看不到的地方!想想你们的宗旨!五银币以下的物品,贵族确实看不上眼。可是如果无数个五银币聚在一起,难道贵族都是瞎子么?!看看现在的市集,这里有一百个五银币还是一千个?你难道一点都不害怕么?!”

“可是,可是,”老者恐惧得脸色苍白,手捂着胸口虚弱的争辩道,“可贵族怎么会有兴趣来这里?”虽然这么说,可是他的脸色已经告诉两个人。他明白了,因此也害怕了。

“没有么?你看……”陆远指向远处的一堆人。

那是一堆穿着仆人服饰的人,虽然衣服粗粝,可都是簇新的,而且还能看到里面不时露出来的绸缎衬里,看来对方多半是为了凑趣,而不是隐瞒身份。

男人和女人分成两堆聚集着。女人们聚在一起闲逛,时不时看到什么就夸张的尖叫和吵闹着,然后互相旁若无人的哈哈大笑,和那些出门采购的仆妇完全两样。更何况。还有拿着昂贵的羽毛扇子的——这个时候穿一身仆人衣服还拿羽毛扇子。不是卖弄就是有病。

男人们有些漠然的站在市集的边上,聚在一起商量事情。不注意的时候觉得没什么,仔细观察就会发现,当中的一个男人被层层叠叠的保护在中心位置。边上还有一个看起来像法师和一个像管家的人。周围的人构成了一面人体的墙壁。将正在说事情的三个人保护在中心。那有**成的可能性是贵族!

“只想找个消遣。没想到这帮贱民竟然这么有钱!我们要想个办法收税!”暮星忽然用毫无起伏的声音说道,陆远和老人诧异的回过头来,看到暮星盯着那边。一字一字的复述着。

“读唇语”,陆远跟老人解释了一句。

“这些人大部分是维尔男爵的领民,我们收不上税收。”“别管那家伙,收上来就是我们的,维尔会闭嘴的!别让贱民们察觉到,我在这儿盯着,你去叫人堵住南边和东边的路,注意夫人们的安全。”暮星复述完成,看到管家样子的人奔跑着离开,她停止了读唇。

“怎,怎么办?绿野晨星大人,救救我们吧!”老人焦急的拉着暮星的胳膊,涕泪俱下的低声哀求着,注意到老人异常的几个村民也向这边靠拢过来。

“阿远……”暮星看向陆远,眼神里不是要求,是希翼。她一直认为陆远是邪恶的法师里唯一不够邪恶的好人,做任何善事她都喜闻乐见。于是,她觉得又到了阿远大显身手的时候了。

“唉,”陆远挠挠头,咱还想邪恶一些来着,你这样我压力很大啊。“没有特别好的办法,我来制造混乱,你通知下去,让大家趁乱分散躲藏起来吧!那个贵族也是一时兴起,不会深究的。”

老人也是个有决断的人。他看了看暮星,见游侠也没有更好的建议,立刻转头拉住那几个凑过来的人,飞快的交代起来。随后一个人传更多的人,大半个市集的人都开始收拾东西。这时那个贵族也明显发现了不对劲儿,低声下了几个命令,周围的护卫拔出武器,就要先把市集上的农夫先拦住,等候援军。

陆远的杖头垂到地面上,眼神牢牢的盯着那堆聚在一起的,和贵族一起来的女人们,嘴里低声的咏唱着龙语法术。暮星就站在他的身边,感觉到奥术的力量像潮水一般被陆远指挥着奔腾流动,十分的吃惊,阿远的实力超乎想象之外!随着他丢下一截莫名的海鲜腕足,那根腕足自顾自的钻进泥土里,陆远才终于施法完成,很虚弱的依靠在了暮星身上。

“是什么法术?”暮星将手按在剑柄上,疑惑的询问道,她期望着法术爆发时,能协助陆远进行攻击。

“别动,看着吧,是我琢磨出来的新法术,次级艾伐克黑触手!”陆远面不改色的说着。事实上,这完全是吹牛。由于宗师境界带来的精神力量的提升,让他可以尝试越级施展更高级的法术——当然威力就别指望了——其中就包括四环的极度邪恶法术“艾伐克黑触手”!

这个法术会在一个区域产生一片强韧的黑触手,每条长10英尺。这些涌动的触手看上去是从任何脚下的表面冒出,从泥土中,地板上,以及水面。它们用黏糊糊、冰冷的腕足紧紧抓住并缠绕区域内和进入这片区域的生物,以强大的力量困住它们,之后碾碎它们。陆远施展的弱化版“艾伐克黑触手”威力极差,别说“碾碎它们”,就是“困住它们”都做不到。

可如果针对的目标是一群光着屁股穿裙子的贵族女性的话……想想被黏糊糊、冷冰冰的触手从裙子下面伸进去,缠绕、吸允住光溜溜的大腿……伸进……咳咳。所以说“艾伐克黑触手”就是一个极度邪恶的法术啊!

就算是想想。陆远都觉得兴奋!触手怪最高!

果然,下一秒钟,那边就传来了齐声的高亢尖叫,而且一声接着一声。女人们惨叫着拍打裙子,或者拉扯着什么在拼命挣扎,还有面色潮红、娇喘吁吁的……咳咳,这个我们就不关注了,也许她平时就玩得很重口。

“救人!快救人!别管那些贱民了!先救夫人和小姐!”看到一大片黑触手把自己的老婆、女儿和情人一网打尽,就算是贵族也顾不上泥腿子们了,立刻转移了目标。指挥着护卫们上去救人!身边的法师顾问显然认出来这个是什么法术。惊恐的连连施展魔法试图解除法术效果,可是他清楚的知道,“艾伐克黑触手”他破解不了,下一秒钟所有的女人都会被黑触手撕扯成碎片!这种力场触手的伤害根本无从化解!

他悄悄的向后退去。准备找个恰当的时机逃跑——就算对面的法师放过他。死了全部女性的贵族也不可能放过他。

可是和想象不同的是。那些护卫居然真的把女人们从黑触手里救出来了!有人想了个办法,他们直接撕扯掉女人的衣服,然后在被黑触手抱紧的位置倒上油。居然就那么把人拉出来了!而且救了两个重要的人之后,在女性们的哭喊和求救声里,黑触手缓缓的缩进了地面,留下一大群衣衫半裸、哭哭啼啼的女人们。

“见鬼!快给我老婆穿上衣服!”贵族咒骂着,怒火冲天的注意到护卫们的视线,在他老婆和女儿光溜溜的身体上打转——谁让她们两个是最先救出来的呢!还有他那该死的老婆,手不去挡上面也不去挡下面,偏偏去挡那颗该死的胎记!因为影响观感……

这不可能,法师顾问死命的揉眼睛,四环法术“艾伐克黑触手”居然没有任何的杀伤力?!仅仅是把女人们弄的**、戏弄一番就消失了?这,这就是有两个可能——第一种,这不是“艾伐克黑触手”,是幻术。可是他确定一定以及肯定,自己绝对没有受到幻术的影响;那么就是第二种,对方手下留情了。因此释放了一个改变的、弱化的“艾伐克黑触手”,这种随手修改法术的人……是自己肯定惹不起的吧?

最新小说: 傲世剑神 剑颂 冰山总裁的王牌保镖 我有两种形态,混与C 重生归来,腹黑大佬爱上我 重生后,厉太太后悔了 偏执首辅赖上我 他病得不轻 万界之最强吕布 我,暴怒仙帝,徒弟全是废物